书趣阁 > 玄幻小说 > 农门寡嫂的主母历程 > 第三百五十章 手中命运
    看小说,去书趣阁(m.shuquge.cc),享受阅读的乐趣.网站干净无任何广告,阅读环境好.

    江景远吃苦的耐心真是让马如月刮目相看。

    每一天不要人督促她自己就早早的起床练习。

    直跑到累得精疲力尽为止。

    从不喊苦和累。

    马如月想大约是跟着自己身边长大的受到了影响吧。

    又或者她的身世让小小年纪的她早已经懂事了,知道不能等靠要,自己的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

    改变命运的人也只能是自己。

    这一天,马如月正在哄两个孩子午睡,秋菊来禀报老太太来了。

    老太太,马如月愣了一下,这才想起是谭氏从京城回来了。

    翻身爬了起来将孩子交给奶娘。

    “京城虽然大,虽然好,但是我是真的住不惯。”谭氏一坐下就向女儿念叨:“那些个贵人享的福,在我眼里简直就是受罪。”

    谭氏喜欢乡下的各种自在。

    “煮饭有厨娘、洗衣裳又是有仆妇、连做衣裳都有由绣娘……”媳妇儿是大户人家的千金,讲究也多,陪嫁了庄子和庄户不说,各种奴仆带了好些过来,小小的三进院子塞得满满的:“我就只是饭来张口衣来伸手了,再在京城呆下去,非得成残废不可!”

    马如月听得老娘这般说辞抱着女儿笑得不行!

    “真别笑,你娘苦了一辈子,真正是享不来那福气。”在谭氏的眼里,早上起来喂喂鸡,扫扫院子,一家子坐在一起吃了早饭,再带着孙子孙女去林子里拣蛋、摘菜;下雨的时候就和关一珊坐在堂屋里给一家大小缝缝新衣补补破衣服……这一切就是最大的幸福。

    “在京城,走一步路身后都跟着丫头,一点儿也不自在,你想干点什么别人都看着你。”谭氏摇了摇头:“不好不好,也是听说宜安州府遭了水灾,如青说路不通,让晚些时候走,若不然,我们早回来了。”

    对了,如建呢?

    “那小子着急着去寻媳妇了。”谭氏笑道:“他看如青成亲了心也慌了吧,一路上就给我说要我回来就给订亲张罗。”

    “是该提上日程了,要不然好媳妇都让人抢了。”说是女大不中留,留来留去留成仇,这儿大不也一样的效果。

    真正是连过姐姐家门口都不入,直接去了一碗香,亏得自己还救了他媳妇一次,这一笔帐得好好算。

    马如建回来了,没回马家村,让谭氏请媒婆上门商议订亲的事。

    兰掌柜原本就中意马如建,兰太太虽然怕女儿受委屈,但见马家人是真心的要结交这门亲,并没有半点看不起兰家的意思,当下也就同意了。

    三书社礼,一样都不能少的。

    不过,在成亲之前,马如月觉得马家有必要再翻修一房子。

    这一天坐了马车和谭氏一起回到了马家村。

    “幺婶。”刚下马车就见到了余氏,谭氏笑着邀请她到家里坐坐。

    在马家,谭氏取出两节布料送给余氏。

    “这怎么使得?”余氏光是看着这面料就知道那是高档的布料,这一辈子做梦都没想过要穿上这种衣服。

    “幺婶,这是如青媳妇儿让带回来送您的,我寻思着您和幺叔一人做一身正合适。”谭氏笑道:“如青都说了,他有今日全靠了您和幺叔当年对我们一家的帮衬,若不然啊,那些苦难的日子怎么能走得过来呢。”

    “哎哟哟,这可人的媳妇儿想得真周到。”余氏接过布料高兴的合不拢嘴:“如青这孩子有出息全靠他自己的真本事。老头子也常说,咱马家村出人材,全出在了你这一家子了。你看看,如海现今种地养殖一年收入不低;如青在京城做了大官;如建就更不要说了,小小年纪就在县城里跑来跑去,可真是不得了……”

    现在的马家村,说起马黄山家那孤儿寡母的谁不心里眼气。

    马家的辉煌谁都越不过去。

    “我们一珊也是有福气。”想到这儿,余氏就看向奶孩子的关一珊:“入了你们马家的门,先后生了一个女儿两个儿子,日子也是过得不焦不愁的。”

    “姨婆,一珊的福气都是您和娘给的。”关一珊笑意盈盈的坐在房间门口,一边满足的看着小儿子吃奶,一边道:“一珊有时候都觉得自己在做梦呢。”

    这门亲原本是给关一柔的。

    谁知道马如海的凳子打着了自己,自己跑去帮忙择个菜就能和谭氏马如月相识,关一柔说话阴声怪气,直接就被母女俩嫌弃了。

    当听说给她订的亲落到自己头上的时候,关一柔还想来拉联盟,还劝说自己不答应。

    同为双生子,一母同胞的关一珊却总觉得姐姐的想法多了一点。

    果然,自己应下了马家的亲事,她调头就和镇上做生意的那家人订了亲。

    处处还在自己面前显摆那家人多富有。

    嫁入了男方家,生了个儿子自己生个女,又抱来在自己面前显摆得不行。

    无论娘家什么事,她总要看自己送了些什么礼,然后又来显摆她比自己送得厚一分。

    小富的家庭而已,也学了大户使奴唤婢,结果,丫头给她男人使唤到了床上去。

    现在整日里忙得和两个姨娘争宠。

    关一珊都不想回娘家面对她那张尖酸刻薄的脸。

    每每说话,她话语里总是带着刺,总说是自己抢了她的好姻缘。

    现在的马家发达了,她就觉得这桩姻缘是她的。

    关一珊觉得简直和疯子一样了。

    她的不堪越发衬托了自己的幸福。

    “一珊啊,咱们要不要也买点丫头。”说起享福,谭氏说起了京城马如青媳妇的派头:“好家伙,呼啦啦的数十个,站在院子里黑压压的一大片,好在她训话后都散去了,要不然怎么住得下。”

    “娘,二弟妹是太后娘娘的娘家嫡女,那可真正是大家闺秀,那派头不用摆就足够了。”关一珊乐得不行:“娘让咱家买丫头有什么用,难不成让儿媳在这儿缝补衣服的时候让她在旁边打扇;亦或是咱们拣蛋让她们提篮。那还有什么乐趣可言。”

    “呵呵呵,一珊就是最懂我的心。”谭氏道:“最疼心的儿媳。”

    “娘,您可不能这样说,让二弟妹三弟妹听见了又得有闲话了。”马如月觉得谭氏就是老实过了头,心里想什么说什么,江家九小姐给做了媳妇,仅仅是观念不同就觉得不贴心吗?还有兰英,人家还没过门呢,就遭嫌弃的感觉。

    关一珊抿嘴,大姑姐说得对。

    但是她不能指责谭氏。

    有些话,当女儿的能说当媳妇的不能吭声的。

    有一点可以肯定,自己是农户出身,想法和观念都和她是一样的,所以觉得贴心。

    “如建成亲了?”余氏听她们谈得欢忍不住打岔问:“也是京城的千金小姐?”

    “还没有呢。”马如月道:“说起来,如建成亲之前,少不得还要劳动一下幺爷爷。”

    原来,马如月建议马家重修房子,而修房子也不要在这半山腰了,在村口另选一个宽大的地方修。

    “行,这事儿我给你幺爷爷说去。”余氏捧了两节布料笑眯眯的告辞而去。

    马如海从地里回来,一家子就商议着家庭重大事情。

    一是修马家大院。

    “村口倒是有一块空地,有七八亩呢,就不知道能不能卖给我们家修房子。”马如海说道:“实在不行的话,就另外修一个院子给如建成亲,我们依然住在这半山腰里。”

    “不行。”马如月和马如建异口同声。

    也不知道是不是上辈子是独生子女的原因,马如月特别喜欢这种一大家子住在一个院子里的融洽氛,虽然说树大分岔是免不了的事,但是只要谭氏这棵树在,再分也是同一个根。

    问马如建为什么不行。

    “娘在不分家,一大家子住一起热闹一些。”马如建说完低头“呼呼”的喝着汤:“修房子的钱不用担心,我已经攒够了。”

    “行啊,小子。”马如月觉得虽然马如建是小打小闹的生意,但是不得不说,他的财运一直是亨通的。

    “马家现在有资本自成一个大户了。”马如月也不赞同分开修:“人人都知道如青在京城当官,高堂倘在,他在京城也就罢了,但若是在乡下的兄弟俩也不住在一起,没准儿就说我们兄弟姐妹们不合心呢。”

    马如月都想好了,马家修上一个五进的大院子。

    每一家都有一个独立的院子,顺带着还给自己留了一个。

    嗯,她每一次做规划的时候都没忘记给自己留,从来没觉得自己嫁出去了就不是马家的人。

    就像现代嫁出去的女儿回娘家从不见外一样的。

    而这个五进的院子围在一起是一家子,也想过未来分家的可能,到时候将中间隔断就是一个独立的门户。

    五进的院子占地七八亩是修不出来的。

    “姐,我听人说五进的院子是王府世家的标准了。”马如建也没料到姐姐还有这么大的心思。

    “是的,我们马家就要慢慢变成大家世族。”马如月信心满满:“现在不是,以后就一定能成的。”

    这一代人有马如青当官,下一代人好好培养定然也能有出息。

    当然,所谓的出息不仅仅是读书厉害,无论是哪一个行业都做好,做成顶端上的人,那就是成功的标志。

    修房就修好,一步到位,没必要以后再来扩张。

    马家要占用村里的一块空地和空地后面的山林修大院子,这消息一下就传开了。

    羡慕的有之,嫉妒的也有,还有少数人跳出来说不同意。

    “我呸!”马老太太这会儿跳出来叉着腰骂街:“我家如青考了举人,你们谁家田没有投到他名下啊;那半山腰学堂,你们的小崽子可没去上;得便宜的时候就跑得飞快,这会儿要占空地修房子,还是出钱买,你们有什么资格阻拦啊。有本事,有本事不要挂田土;有本事不要来上学堂啊。”

    这一骂倒是让不少人面红耳赤。

    不过也有那看笑话的。

    “老太太啊,也不知道当年谁对这一家子不管不问还要断绝关系。”考了功名又跑得飞快的跑去认孙子,但凡人家有一点好都想要沾:“不知道这一次修大院子有没有给你留一间。”

    “要你管老娘的事,如青在京成当大官,岂有不孝顺他奶奶的道理。”想着谭氏从京城回来什么都没有给自己带又是窝火得很,还听说余氏从半山腰拿回两节上好的布料:“他要敢不孝敬我这个老婆子,我就上京城告御状去。”

    简直就是一个疯婆子!

    马如月淡淡的看向他们。

    “幺爷爷,马家村是有人不同意我们家修大院子是吧?”眼睛一一扫过,有少许人低下了头不敢和她对视,更多的只是羡慕嫉妒。

    “没有的事。”马文松很是生气,这些个蠢的:“大家欢喜还来不及呢,哪有不同意的道理。”

    “幺爷爷,咱们也不让您为难。”马如月对马如建道:“你现在就驾了马车在宜昌县四处去转转,看哪儿有大的庄子卖,咱们先不修房子,就直接买下一个大庄子,回头在那儿想修什么就修什么,也不会被人阻拦了。”

    吓!

    买大庄子!

    是啊,马家有的是这底气。

    “万万不可万万不可。”马文松气得朝着众人道:“你们这些蠢驴,谁说不让建房了,如海姐弟四人谁不是能干的,他们买庄子都买得起,要修大院在咱马家村是咱们的福气。”

    真要去外面买了庄子,还能让你们挂田地。

    才吃上了饱饭就开始做怪了,全然忘记了这种好是谁给带来的。

    “马幺爷,咱们村没有那蠢的不让如海兄弟建房子。”人群中站出来一个大汉,恶狠狠的盯着众人:“你们谁说不同意了?啊,谁啊?”

    “李四哥,没有,我们外姓人都没有说这话,更不要说马家的人了,他们是一家子,怎么可能不让自家人修房子,那不是忘恩负义的小人了。”一个姓王的后生站了出来:“我们王家人是完全同意的。”

    “我们李家人也没那么多妖蛾子。”那叫李四哥的盯着马氏人家:“你们有吗?”

    看小说,去书趣阁(m.shuquge.cc),享受阅读的乐趣.网站干净无任何广告,阅读环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