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 > 都市小说 > 重生奸商嫡妃 > 146
    看小说,去书趣阁(m.shuquge.cc),享受阅读的乐趣.网站干净无任何广告,阅读环境好.(猫扑文)“是他自己扑上来的”杨城小声解释,天知道当时傻三郎扑过来的时候他是多么的惊恐~

    习悠看向傻三郎,傻三郎眼角含泪,委屈的点点头。嫂索可濼爾說網,看最哆的言清女生爾說

    “你们不去忙自己的事情,跑来我这里做什么?”习悠问道,若不是方才听到外边发出这么大的动静,她也不会出来看看,谁曾想,竟会是他们在这捣乱。

    没有人说话。

    其实他们三人也觉得奇怪,只是阐述一个事实而已,为何要弄的如此难以开口,杨定偷偷瞥了一眼习悠,发现她唇角轻抿,眸光之中带着一股子慎重沉静,与平时的她极为不否!

    “是……属下查到一个消息,不知该说不该说”杨定斟酌着用词,有些迟疑。

    习悠扶着傻三郎转身欲走,冷淡道:“既然知道不该说,那就别说了”

    “可是”杨定一急,将事情脱口而出:“方才杨立告诉属下,您名下的绝尘阁出现了问题,所以我三人才聚在此地,”

    习悠顿住脚步,看向杨立,不愧是霍子墨手下的顶尖属下,这么隐秘的事情只有她与柳妈妈知道,他竟然能够查出来,若是猜的不假,该是霍子墨传来给他的消息!因此他三人才会迟疑的站在这里,本来平常的一件事情,总会有些怪异的感觉。

    “出什么事情了?”

    “是绝尘阁的柳妈妈失踪了,绝尘阁此时大乱,钱府大少爷在这个时候每日前往绝尘阁掳走一个姑娘,扬言要慢慢毁了整个绝尘阁!”杨立一口气说完

    “这里事情全权交给安平就好,你们准备一下,明日我们出发前往冠城!我倒要看看,钱府能怎么毁了绝尘阁”她目光阴冷,扶着傻三郎进了房间。

    自从刘紫杨刺杀傻三郎未遂之后,她整个人变的异常清冷,那日随意支颐在贵妃椅之上的女孩,眉宇稚嫩,却通身散发着一股子慵懒而阴柔的气息,那不该是一个女孩所拥有的,可就是那般,出现了习悠身上!

    杨城杨立杨定迅速回去收拾,并把手头之上的任务一一分派完成。

    第二日一早,习悠与安平见了一面,交代了一些注意事项便走上马车,踏上再次前往冠城的路。

    “停停停!”

    习悠双目倏尔睁开,是傻三郎的声音,她跳下马车,便看傻三郎手中拿着宣纸冲她跑过来,此次马队前前后后加上她们不过十来个人,三辆马车。

    马队停下,习悠说了声稍作休整,傻三郎在她面前站定,一把将宣纸递到习悠面前,欢喜道:“你看你看,这是三郎画出来的”

    习悠伸手接过宣纸,白色的纸张纸上,悬着一枚墨色指环,指环上方凸出两只鹰喙一般的东西,她抬头看向傻三郎,只见他傻笑兮兮,变戏法一般又递出来一张宣纸。本站新域名可樂小說網(k1xs)的首字母,最大的免費言情文網站,趕緊來吧。

    习悠再次接过,看到这个图案,她眼中闪过一道亮光,“三郎,这是你画的?”

    一条墨色腾跃的鲤鱼,活灵活现的在白色背景之下,乍一看,竟似要从画中蹦出来一般!

    傻三郎点头如捣蒜,欢喜:“当然是三郎画的,三郎还会画好多好多东西”

    “你什么时候开始学画画的?”习悠将目光从画中撕扯了下来,问道。

    却见傻三郎天真的眼眸之中闪过一道黯然,他瞥了一眼习悠,嗫嚅道:“前一段时间你都不跟三郎一起玩,三郎只好去鲤鱼池里逮鲤鱼,可是有人不让三郎下水,三郎就想了一个好办法”

    他神秘兮兮的停住口,张目四处看了看,突然凑近了习悠耳边,低声道:“三郎就把它们画了出来,这样三郎就可以随便逮鲤鱼了!嘻嘻”

    原来如此,她想起前一段时间,毕竟刚刚接手云何山庄,确实是太忙而疏忽了三郎,怪不得最初三郎来找她玩,她不与他玩后,后来好一段时间都不怎么能看到傻三郎,原来是自个儿去学画画了!

    “三郎画的很好哦!三郎最棒了”

    傻三郎听到习悠的夸奖,咧着嘴便笑了起来,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宛若夜空之中最亮的星星,他美滋滋的一把抱住习悠,大叫:“悠儿妹妹在夸三郎哦”

    习悠笑,并未挣脱。

    此刻接近黄昏,走了一日众人也都乏了,习悠看着林子远方,羊肠小道蜿蜒而去,不知通往何方。

    入夜,是防守值班最为松懈的时刻,所有人都休息了。

    习悠歪在座位之上,呼吸平缓而有节奏,显然已经睡熟,傻三郎躺在她的对面,犹自睁着一双眼睛,漆黑如同点墨,清明而幽邃,他凝望着习悠,保持着同一个动作。

    忽然,马车之外传来轻微的沙沙声,傻三郎警戒的眯了眯眸子,并未有任何动作。

    突然一道冷箭从窗口射进,发出一道犀利风声,插在车壁之上。

    傻三郎心中一惊,看了眼依旧熟睡的习悠,他掀开了车窗一角,只见马车之外漆黑之中,隐约可见围满了人,

    有刺客!

    可是并未听见有人呼叫,只有一个可能,所有人都被他们给无声解决了!

    仔细去闻,空气中依稀可辩淡淡的血腥味。

    “习悠就在这辆马车里”有男子压低了声音禀告。

    “放火!”

    “慢着”嗓音低哑。

    一只火把倏尔照亮这片黑暗的地方,傻三郎跳下马车,狭长的凤眸之中闪过一道冷厉,他站在马匹一旁,冷眼盯着这群不速之客。

    “哦,怪不得没有找到那个傻子,原来是在这里!”一人嘲讽低笑,旋即冷了声音:”杀!一个不能留“

    霍子墨警惕退后一步,正欲抬步上前,肩颈之上忽然传来一阵微凉的触感,耳边有人轻语:“别硬碰硬“

    很熟悉,是习悠!

    习悠醒来之时,便发觉情况不对,不等她做出任何动作,傻三郎已经利落的翻身下了马车。

    那时候,她发现,傻三郎恢复了正常!

    “杀!”

    只听一声厉喝,两方僵局瞬间打开,场面顿时乱成一片,习悠伸手将傻三郎拉上马车,马鞭一扬,马匹长长嘶鸣一声,抬起前蹄,仿若受惊了一般,快速前进。

    倏尔一道冷箭从头顶划过,直直射中马头,

    “快,跳下去”习悠大叫一声,情急之下,傻三郎已抱紧了她滚进灌木丛中。

    “搜,别让他们跑了!”

    声音就在耳边,习悠紧紧捂住傻三郎的嘴巴,生怕他会发出一点声音!

    这群刺客过的毫无预兆,习悠微微探出一个脑袋,哪里想到夜里太黑,看不清楚。突然那群刺客像是发现了一些别的踪迹,如水一般褪去,往令一个方向追去。

    她松了一口气,刚刚放开傻三郎,耳边突然出现一个熟悉的嗓音。

    “悠儿,你没事吧?对不起,我来晚了”

    习悠全身一僵,如此熟悉的声音!她猛地转身,夜里依稀看不清楚,空气中却充斥着独属于他的气息。

    “霍子墨”她的声音有些颤抖,不敢扑过去,

    哪成想,霍子墨直接上前,一把将她抱入怀中,紧紧的搂着他,

    “对不起我来晚了,你有没有受伤,都怪我“他的嗓音有些嘶哑,暗含激动。

    “霍子墨,真的是你!”习悠回手紧紧抱着他,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他,方才醒来,杨立杨城杨定便失踪不见,以他们三人的身手,不该如此!

    万万没想到,竟然会是他!

    “刺客已经被他们解决了,都是我不好,调走了杨立杨定杨城,才会给他们有机可乘”

    习悠突然松开了霍子墨,她眼中闪过一道柔润:“他们真的是你的人,那,唐琅他们……”

    前世不曾出现的那些人。

    霍子墨一笑:“是我的人”

    “那,在夜华城?”习悠一怔,呐呐问出声。

    “也是我的授意”

    “那霍老神医……”

    “我是他的徒弟”霍子墨垂眸看着她。

    习悠脑子一蒙,这些话犹如平地惊雷。

    不等她理清了思绪,霍子墨接着道:“悠儿,这次跟我回何舟城好不好?嫁给我”

    “子墨……”她低低出声。

    可是,柳妈妈还……

    “柳妈妈没有失踪,冠城没有钱府,所以你也没有任何顾虑!除非……你不愿意嫁给我”

    习悠猛然摇头“不是的”

    这一世若是如愿以偿嫁给了他,那些争斗,她是否可以避免!

    重来一世,本就是为了风平浪静度过一生,要钱她有,要权她有霍子墨!其实这样很好了,不是吗?

    得知柳妈妈失踪那一刻,习悠的心,不可避免的感觉到累了,前世经历的那些早已让她疲惫至极,如今还要重蹈覆辙么?

    她内心是及其抵触的!

    虽然她的年龄如今很小,但不妨碍她要嫁给他!

    “悠儿,你知道吗,我什么都知道了。”霍子墨一把抱起她,眸光温柔,自从第一眼见到你起我便知道了,霍老神医曾经说过,我有一个独特的过去,那是属于我的前世。“

    “以前你不属于我,这一世,嫁给我好吗?”

    他垂眸,轻轻碰触了她一下,不知她是否听的懂,他都要说出来,前世活的太累,到死都没能放弃。不过他死的心甘情愿,因为最后那一刻,她为他,哭了!

    这一世,无论如何,他要娶了她!年幼时期便娶了,省的再次遇见那劳什子司承烨!

    “好”她垂眉轻应。

    本倒在原地的傻三郎一直僵硬着身子,听闻此言,张开了双目。

    缓缓站了起来,

    “恭喜“低沉无奈,不舍

    他转身,消失在浓浓的夜色之中。

    三个月后,自何舟城传出,

    习家幼女与霍家家主成亲。

    名动天下!

    到这里或许就结束了,可能很狗血,可能很坑……

    本站访问地址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即可访问!猫扑文

    看小说,去书趣阁(m.shuquge.cc),享受阅读的乐趣.网站干净无任何广告,阅读环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