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m.shuquge.cc
书趣阁 > 都市小说 > 摄政王绝宠之惑国煞妃 > 163舒儿,我看上你了
    看小说,去书趣阁(m.shuquge.cc),享受阅读的乐趣.网站干净无任何广告,阅读环境好.对于马盈双有任何要求都会一一去实现,哪怕再无理的要求也会想办法完成……

    十分的溺爱。

    这不,淮阴候一看她哭得这么的撕心裂肺,立马心疼的搂着她的肩,轻哄:“我的好女儿,是谁欺负你了?说出来,为父替你教训他们……”

    马盈双从淮阴候的怀里起身,疑惑又不相信的抬头,“真的?”

    “当然是真的!”淮阴候拍拍胸口保证。

    “是那个什么楚国女将,你又不是知道,她故意毁了我的容……爹,你一定要替我好好教训她,否则我咽不下这口气!”

    淮阴候一听,立马脸色一僵,这楚国女将可不好对付呀。

    马盈双含泪的双眼看着淮阴候的脸色,立马明白他不愿意,不发下哭得更加的大声了,“娘,女儿这就去陪你,爹爹不爱我,别人欺负我,我不要活了……”

    淮阴候原本犹豫的表情立马消失,大力拉着马盈又寻死觅活的模样皱眉,咬牙,“行,等着,为父一定替你教训楚国女将,你可千万不能寻找,你的脸一定会没事的,正好府里来了一位高手,到时让她看看你的脸……”

    看到马盈又脸上的伤痕,淮阴候的眼中是说不出的心疼。

    因为这个女儿跟亡妻长得一模一样,所以他才会如此的宠溺。

    有时他也明白这下宠着她不是好事,可是偏偏忍不住,因为这是他唯一的牵挂,唯一的柔软。

    最柔软的地方就是致命性的弱点,淮阴候心中明白,可是他却无法理智对待。

    马盈双一听明白她的计划是成功了,当下也不哭不闹,甜甜一笑,“谢谢爹爹,还是爹最好了,一定要弄花那个贱人的脸,让她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看着挂着自己脖子上的女儿,淮阴候脸上露出一抹浅浅的笑意,伸手搂着她的腰防止她摔倒,宠溺点头:“好,一定让你解气!”

    马盈双抬头在淮阴候的脸上重重亲了一口,笑得更欢了,“太好了,我等着爹爹的好消息!”

    说着,她从淮阴候的身上滑了下去,一蹦一跳极为开心的离开了……

    淮阴候伸手摸着被马盈双亲过的地方,无奈之中又隐隐带着复杂,还有一抹怀念,好像透马盈双看到了他亡故的夫人……

    愣愣的从怔神中回过神来,淮阴候才大步的离开了马盈双的院子,同时,得到消息,说是赤王醒了。

    快步的走到了赤王的房间,赤王靠坐在床边接近着公仪宴的治疗,随后才淡淡抬眸,看向了走进来的淮阴候,“情况怎么样了?”

    赤王此时的脸色苍白到吓人,好像真的走到尽头的般模样,才昏迷三天的时候却瘦了大圈,此时的他看起来就如同一尊骨架般……

    格外的恐怖,渗人,再加上赤王脸上那被火焚烧过的痕迹……

    仿佛不是活人,而一尊恐怖的尸体般。

    淮阴候的脚步下意识一顿,走到赤王的面前,弯腰,“一切安好,王爷,您感觉怎么样?”

    赤王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脑子里还停留在赤王府被大火吞噬化为灰烬的一幕,那一幕在他昏迷的时候都不在停的回放着,回放着,回放着……

    催毁着他的信心与斗意,那一幕对他的冲击太大了……

    似乎,是他这一生都不曾如此的失败过……

    赤王没有回过淮阴候的问好,而是命令道:“说说现在的情况!”

    “是!”淮阴候弯腰,如实回答:“王爷昏迷了三日,三日之间太子重伤昏迷不醒,太后回宫,还有灵王战死,灵王旗下军队领军先耀将军战死,四万士兵投降,一万士兵等候处置……”

    赤王:“……”

    淮阴候看了赤王的脸色一眼,随后又道:“楚容珍出现在皇宫,可以确定是站在太子那边,更确彻的来说是站在太后那边,她的行动与太后回宫的时候太过巧合……”

    赤王皱眉:“……”

    淮阴候再接着道:“今日陛下下令科考,想要先下手为强,不过该安插的棋子都安插了进去……赤世子事发的时候在皇宫也出了事,与皇宫之中亲热时被赐婚,陛下封巫族的圣女池诗彩为赤王世子妃,而且炎帝转世轩辕珊入宫为妃,现是四妃之首的珊妃……”

    淮阴候将所有事情一一的全说了出来,赤王一直沉默,一直沉默,最后,他用力握拳,公仪宴一针刺弯,最后才淡淡抬头,“不要用内力,小心死得更快!”

    赤王这才慢慢的掩下怒火,满脸愤怒的同时又低低的笑了起来,“呵呵呵……同一时间发生了不同的事情……有趣,看来棋手不止一个,而是好几个……去查!”

    “王爷放心,微臣己经去查了!”淮阴候立马点头。

    赤日鸿看了四周之后没有发现赤日鸿的身影,皱眉的同时淮阴候立马回答:“赤世子出去查看赤王府的状况,正打算重修赤王府……”

    赤王的身体很弱很弱,交谈了一会才十分虚弱的看向了一边的公仪宴,问道:“公仪,本王身体怎么样了?”

    “中风了,这次运气好能救回来,但是下次不一定,你自己注意一点,说不定生气的时候再中风,到时动弹不得的躺在床上生活不能自理的话,那模样就搞笑了!”而对赤王,公仪宴的态度依旧十分的随意,说话用词锐利,没有半分的畏惧。

    赤王微微挑眉,“中风?”

    “别不信,你都快要入黄土的人,中个风瘫痪什么的很常见,要是再一直气血翻涌,到时药石无医也不是稀罕事!”公仪宴从赤王的身上收回了银针拿回了蛊虫,最后收拾着自己的动作补了一句,“今后别再生气,你会死!”

    赤王不在意的笑了笑,闭上双眼,好像睡着般。

    公仪宴扶着赤王睡下之后就走出了房间,原本那冰寒的脸稍稍的降温,淮阴候则是站在门外看着她的身影,微微皱眉,“本候给你安排了厢房,这就让人带你过去……”

    “好,多谢!”公仪宴提着自己的东西就直接离开。

    而淮阴候看着她的背影,眼中划过一抹忌惮,随后才淡淡的收回了目光。

    在公仪宴离开之后,赤王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给云儿发道命令,小心太后!”

    淮阴候一愣,有些不解。

    因为对于这个太后,当年的清后,他完全没有任何的印象,好像当年他还未入朝为官,所以不是很清楚,不是倒是听过这清后十分的不好惹,能让陛下为她废弃六宫,独宠一生就足够可以看出她的能力,但是她现在独自一人回来又能做什么?

    不过一个妇人……

    淮阴候不解,但还是不甘不愿的去发命令,然而此时的他不知道,一切已经迟了。

    同时,皇宫之中,纳兰清稳坐于凤位,而她的下方赤云与一群宫妃跪在原地,没有她的命令一个个完全不敢起身。

    纳兰清精致的妆容之中透露着霸气与尊贵,明黄色的龙纹太后服为她增了几分王者的威严,凤眸淡淡的看着下方所有人,一字一句道:“皇后无能,身为一国之母却无法调理陛下的身下,让陛下重病如此多年都没有任何的好转,从今天开始禁足一月,六宫之权暂交于饶贵妃,还有珊妃等四妃一起协助处理,你就闭门思过……”

    “母后,陛下病重自有太医诊治,臣妾……”

    “皇后是想说一切与你无关么?”纳兰清直接打断了赤云的话,双眼微寒的看着她,声音冷锐:“身为皇后不仅要统治六宫,陛下的龙嗣与身体也是皇后需要操心的,看看陛下登基多少年可有一丝的龙嗣?病重之后不劝陛下休息而是任由陛下不爱惜身体,这就是你身为皇后的失责……后宫嫔妃总共才多少人?皇后应当为了陛下的龙嗣而主动纳妃,劝陛下雨露均沾,而皇后却没有处理导致陛下到现在无任何子嗣,这是皇后失责之二……”

    一条一条,纳兰清列出了赤云大量的罪句,听得饶贵妃等人都差点乐出来。

    受够了欺压,终于要松一口气了。

    纳兰清将所有人的表情都收到眼里,冷笑:“说到底这也是哀家的错,这样吧,从今天开始皇后就到哀家的宫里伺候,哀家会教你如些做为一个母仪天下的皇后!”

    赤云咬了咬唇,她还不想去,这个太后根本就不喜欢她,因为她是赤王府的人,所以借里着这种名义把她弄去太后宫里绝对不会给她好果子吃……

    “母后刚刚回宫,想必一路劳累,臣妾就不打扰母后,还是烦请嬷嬷教导一下母仪天下的礼仪就好……”赤云不想去,十分的不想去,然而纳兰清不会给她这个机会,只是淡淡的扫了她一眼,道:“事情就这么决定了,哀家会跟陛下说这件事情……一国之母可是国家的门面,不能有一丝一毫的缺点……”

    赤云被硬生生的截断了话,脸憋得十分的红,想生气却又发泄不出来。

    一个太后可是硬生生的压在她的头上让她喘不过气来……

    纳兰清不再看赤云一眼,而是看向了一边的饶贵妃,淡淡笑道:“饶贵妃,你上前来!”

    “遵命!”饶贵妃上前一步走到纳兰清的面前跪下。

    纳兰清像是十分满意她的乖巧般,点了点头,“不错,本来听说是你是庶女出身有些担心礼仪不全,没想是个懂礼知礼的人儿,不错!”

    饶贵妃的表情原本有些尴尬的僵硬,但是听到了纳兰清的话立马扬起甜甜的笑容,“不敢当,多谢太后娘娘的夸奖,是宫中嬷嬷教得好!”

    “嗯,是个不错的人儿,在皇后重学礼仪的期间就由你与四妃一起处理皇宫的事情,有不懂的可以问问皇后与哀家,以后也要从旁协助皇后一些管理后宫,后宫平和才不会让陛下分心,你们这些后妃和睦就能让陛下安心,否则现在他宁愿一心躲在书房也不来后宫是怎么回事?”

    纳兰清的话说出,一个个开始低头……

    “你们要让陛下来后宫的时候是放松心情的,一个个有事没事都去烦他,陛下怎么还会想来后宫?你们如何为陛下怀上嗣?”

    “是,太后教训得是……”所有人都齐声跪拜。

    纳兰清这才慢慢的站了起来,朝着外面走出去的时候回头看了跪地的赤云一眼,“来人啊,帮皇后收拾一下行礼,今日就搬到哀家的宫里去!”

    “是,太后娘娘!”

    赤云千万个不甘不愿的情况下还是被带去了纳兰清的宫中,可是极近的距离控制她的同时又能把她带离龙墨渊的身边,龙墨渊的身边探子是不少,可是这个赤云却是最麻烦的一样。

    要先下手为强,否则,到时赤王醒过来一弄,说不定她又能完好无损的走出去……

    饶贵妃的双眸中浮现一抹淡淡的琉光,看向了一边沉默不语的轩辕珊面前,道:“珊妃妹妹,太后娘娘好吓人,你以前有没有听过太后娘娘的传言?”

    轩辕珊只是微微一笑,回头:“贵妃姐姐有所不知,妹妹是第一次从雪族下山,对于大陆上有很多事情都不了解,当然也没有听过太后娘娘的传言。”

    饶贵妃这下了然的点了点头,十分亲密的走到了轩辕珊的面前,笑眯眯的搂着她的手臂,“好吧,第一次下山想必有很多都不清楚的地方,本妃正好有空,走,带你去皇宫走走……”

    说着,也不等轩辕珊拒绝,饶贵妃就拉着轩辕珊直接离开了。

    赤王的命令没有传到了赤云的手时,哪怕传到了也依旧没有任何的办法,因为一切已经迟了。

    纳兰清先下手强,将人直接控制了起来,而且名正言顺。

    另一边,楚容珍与乐夙还人舒儿三人去了南门广场之上的科考会场,那里有一场开放的科考,里面聚齐了大量的才子文人,因为这次的消息太过突然,很多学子虽然觉得奇怪,但更多的是开心。

    为什么?

    因为事发突然,所以贿考的事件就会大幅的降低,而且在这种公开场合的选举是极为的公开透明,想要作弊都不可能,因为四周的观望的百姓就是最好的考官,闲得无事的他们会死死的盯着场中的学子们,只有有一点的动作都会被人发现。

    有人戏称,这是史上最公平公正的一场科考。

    虽说是戏言,但也是事实。

    因为百姓们都被要求,想要进去观看可以,但是不准发出任何的声音,也不准妨碍学子们的回答,有任何异状都将被会列入一张纸,做为以后的一次案底,以后些人家中有人参军,参加科考,或者行商等于朝庭有关的事务时,这案底就会成为他们的累赘。

    无人敢害自己的儿孙,所以其中大部他都是学子的父母,少部分是看热闹的权贵……

    若大个考场之中格外的安静,一个个都是静静的等待着。

    二楼,楚容珍坐在一个极好的位置上观看广场中答题的学子们,微微眯了眯双眼,唇角勾起淡淡的笑容。

    确实是一个好办法,这样,就能杜绝一切走后闹的存在,那些有真才实学的学子可以步入朝中,到时能不能生活下去就看各自的本事。

    这个办法不错,可以让烨儿也试一下,公开透明的科考可以大幅的收买学子的心,也能杜绝作弊的可能。

    楚容珍摸着下巴,轻唤,“舒儿……”

    久久的,无人回答,楚容珍回头,四周一片无声,哪里还有舒儿的身影?

    估计爱动的她根本坐不住,所以早在她不知不觉间离开了……

    上哪找吃的去了?

    就在科考广场的外面不远的地方,那里,有着一条十分热闹的街,舒儿一边吃一边逛,好不开心。

    随后,目光看到一间店家门前挤满了人,舒儿抽抽鼻子,大步走了过去,口水直流……

    臭豆腐?

    嘶,好香~

    舒儿挤在人群最终轮到她的时候,看着眼前的一块臭豆腐,立马闭上眼睛轻闻。

    “老板,来块臭豆腐!”

    “老板,来块臭豆腐!”

    两道身影响了起来,舒儿立马抬头,对上的,就是乐夙那双漫不经心挑眉的俊脸。

    舒儿微愣。

    老板为难的看着两人,“只有最后一块了,两位,你们谁要买?”

    “我!”

    “我!”

    两人又同时回答,舒儿立马怒了。

    丫的,抢她食物的人最不能忍,立马扬头冲着乐夙一声吼,“你干嘛要跟我抢臭豆腐?大爷的,你是故意来找麻烦的?”

    乐夙手中的扇子直接砸到舒儿的头上,“女儿家的说什么脏话?”

    舒儿猛得抱头,“滚,要你管?”

    乐夙手中的扇子合起来又是一下,直直的敲到了舒儿的头上,十分认真的提醒着她:“不准说脏话!”

    “滚滚滚……滚蛋。”

    乐夙:“这块臭豆腐让你,不准说脏话!”

    “放……”暴怒的舒儿猛得回过头来,咦,她听到了什么?

    细细的看了乐夙两眼,最后舒儿突然扬起了小脸,贼兮兮笑道:“真的?”

    “真的!”

    舒儿这才立马笑开了,拉着乐夙的手直接跳了起来,带十分哥俩好的勾肩搭背,“没想到你还是一个好人,肆月酒楼的烤猪蹄很好吃,下次分一个给你,而且楚国的肆月酒楼烤猪蹄更好吃……”

    舒儿没有发现,乐夙默默的看着她的动作,无奈之中又透着淡淡的深幽,特别是舒儿身上传来的体香时,乐夙的双眼眸色越来越深,唇角的弧度也越来越深……

    或许,就这么下去也不错……

    舒儿没有感受到他异样的气息,开心的回头正要接过老板递过来的臭豆腐的时候,一只手从中直接夺了过去……

    一位蒙着面的高大的‘女子’,手中,正拿着舒儿想吃的臭豆腐,那人看都没有看舒儿一眼,目光,则是看向了老板,十分大方的扔下一碇银子就准备离开的时候舒儿怒了,“混蛋,给我站住!”

    大爷的,简直不能忍。

    那人停下了脚步,目光看了舒儿一眼,双眼闪过一抹闪茫,随后道:“有事?”

    声音微粗,明明穿着裙子却有一种大老爷们的体形,而且声音也不太像女人……

    舒儿觉得面前这人老熟悉了,可是就是想不起来,明明现在都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可是她就是想不起来。

    摇了摇头,现在不是理这个的时候。

    舒儿一手指着那人手中的臭豆腐,高吼:“这是我的东西,你怎么随随便便就拿?”

    “人家给了钱,什么时候变成拿了你的东西?”那人玩味的反驳着,聊聊的,有些一抹不悦,不,不对,是十分的不悦。

    “你懂不懂先来后到,明明我排了这么久的队你去插队,真没素质!”

    “不懂,买东西付钱,而人家付了,东西自然就是我的……你这个女人还真奇怪,真是无理取闹!”那人十分不满的抱怨了一句,却不想这一句却让舒儿瞬间暴怒,下意识的就要上去抢夺。

    然而那人则是淡淡的轻身闪开,一个轻身翻转就离开舒儿好几步,舒儿的拳擦过他的脸将面纱而弄了下来,果然一张大老爷们的脸就直接露了出来,舒儿这才想明白这人是谁,立马怒声道:“原来是你,把臭豆腐还我,死太监!”

    “啧啧啧……真不可爱的女人。”彩也不在意舒儿的谩骂,反正死太监,不男不女等等的词汇他听得太多了,也不差她这么一个。

    说着,打开油纸包,当着舒儿的面竟直接吃了起来,舒儿那火气蹭蹭蹭的往上冒。

    一是食物,二是挑衅。

    三是那张不男不女又极为欠扁的脸……

    像是失去了理智一样朝着彩冲了过去,舒儿双眼刺红,下手毫不留情,用力的一拳又一拳砸到彩所落的地方,木头所制的柱子瞬间断裂……

    彩翻身轻跳,身形从容不迫,咯咯咯的笑看舒儿那失去理制而发狂的模样,突然,迎面一道厉风袭来,彩下意识后退,看着对面的乐夙又眼猛得看直了……

    好美的男人。

    一瞬间,荏花痴病犯了。

    彩就这么愣愣的看着乐夙轻身飞向他的面前的模样,一时反应不过来的时候摔落在地……

    “美男,你是谁?”

    乐夙目光冰冷的看着他,一步一步走向了彩,“把解药交出来!”

    彩一愣,随即淡淡笑道:“人家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美男,你长了这么美的脸,可千万别生气毁了呀~”

    乐夙的表情不悦,目光瞬间变得格外的冰寒起来,“再说一次,把解药交出来!”

    舒儿的模样不对劲,她的本性被楚容珍训练过,也压抑过,所以不可能会如此经不过挑衅,这个不男不女的人……一个用毒高手,绝对是他动了什么手脚。

    彩的脸上露出一抹玩味的笑,摸了摸下巴的胡子,“怎么办呢?人家可不会如此简单的交出解药,要不是美男,你陪人家一夜如何?”

    乐夙脸上的气息瞬间变重,目光,淡淡看着彩,随即想也不想的点头,露出一抹连舒儿都没有见过的笑容:“好啊~你想怎么玩?包你今晚一夜无比销魂……”

    这一笑,不止彩惊呆了。

    就连暴怒之中的舒儿也愣了,从未见过他如此绝美的笑容,那种笑容就好像是黑夜里的一轮明月,冰冷彻骨却又举世无双。

    舒儿愣愣的呆在原地,久久的没有回过神来。

    双眼迷茫的的摸了摸自己的心口,那里,那异样跳动的感觉让她本能的感受到了一抹威胁。

    本能的认为这个男人很恐怖……

    就在彩愣神的瞬间点了她穴道,乐夙伸手从他的怀里拿出了大量的瓶子,看了下之后挑出一瓶,趁彩不注意的时候让他吃了一颗,确认无事之后才一把甩开了彩,朝舒儿走了过去……

    此时的舒儿心中狂跳,本能的将眼前的乐夙当成了敌人,当乐夙走近的时候她一掌就拍了过去……

    乐夙侧身,从容的闪避……

    一拳,两拳,三拳……

    拳影之中,乐夙从容不迫的接近了她,伸手,把她拉进了怀里,低声笑道:“笨蛋,怎么这容易中招?下次一定要让楚容珍配一碗这种药粉让你吃,直到你吃出抗体为止!”

    语气无奈之中带着宠溺,深深的宠溺……

    咸受到怀里舒儿那温软的身体时,乐夙的双眼微眯,愉悦的气息更加的重了起来。

    哪怕舒儿现在正不断的试图攻击着他,他依旧没有半分的惊慌,反而乐在其中。

    果然,这就是命吧!

    大手扣住舒儿乱动的手,咬开瓶盖之后含了两颗药丸,一手吻着她乱动的头,以唇封嘴……舌强势的将药丸渡到了舒儿的口中……

    舒儿这下真的愣了,眼中的血色被这一惊吓瞬间退却,呆呆的看着乐夙这张放大的俊脸,一时之间完全回不过神来。

    乐夙慢慢的放开了她,手,轻轻的抚摸着她的下巴,“怎么了?呆了?”

    舒儿猛得回过神来,小脸,瞬间爆红。

    这下她是真的清理了,大手挣扎之间一掌将乐夙拍飞,羞怒道:“混蛋,你对我做了什么?”

    乐夙双眼一眯,硬生生的受了舒儿这一掌,微微后退半步,勾唇,“当然能干什么?当然是替你解毒,难不成你以为我情不自在禁对你这个小丫头动了情?”

    “你……”舒儿那爆红的脸瞬间的阴沉了下来,脸上像是刷了一层漆似的,黑得十分的彻底。

    原本,心中那丝丝涟漪瞬间破灭,目光不慎的盯着乐夙那张无辜的脸。

    啊啊啊啊……气死她了。

    明明长得这么美,是她见过少有的美男,但是这性格真的无法真视。

    简直就是在挥霍上苍的宠爱,明明看起来清冷似神子,可是偏偏越来越无赖……

    不对,是妖精,对,就是妖精。

    时时的撩拨她之后又漫不经心的毒舌,说出来的话要是没有一点功力绝对会被气死。

    乐夙看着舒儿那愣愣的表情,无奈的耸耸间,“不过你要让我负责的话我倒是可免为其难的娶你,毕竟长得也不算是太伤眼睛……”

    “滚!”舒儿憋了很久,终于憋出了一句。

    “呵呵……”乐夙也不在意,回头,彩刚刚从地上爬了起来,整理了一下衣服的同时目光不悦的盯着舒儿与乐夙。

    随后,正要离开的时候,一道健壮的身影出在彩的面前,对着他的头就是一拳,“死太监,你死哪里去了?竟敢让陛下亲自出来寻找,你想找死?”

    彩立马抬头,远处,宁国皇帝双手背后,脸上带着一张面具漫步走了过来,目光,静静的看着乐夙与舒儿一眼,眼中划过微不可察的光茫,淡淡道:“走了!”

    彩看到宁国皇帝的一瞬间,像个女人一个大哭了起来,“陛下,人家被欺负了……他们欺负人……”

    指着舒儿与乐夙,彩鬼哭狼嚎了起来,这一嗓子吓了周围的人,一个个看着他这个大男人穿着女人的衣服还化着浓妆的模样,一个个吓得鸡皮疙瘩掉满地,双手抱臂打了一个冷颤……

    宁国皇帝倒是十分冷静的白了他一眼,随后,目光看向了乐夙与舒儿的方向,点了点头,“原来是赢帝,朕的属下是否闹了不少笑话,还请多多担待。”

    舒儿目光在这个宁国皇帝出现的时候就静静的看着他,因为小姐说过他目前是敌非友。

    随后舒儿挺了挺胸,十分严肃的点了点头,“本王不怎么在意,不过还请宁帝好好的教导一下什么叫做先来后到,什么叫人的最基本道德,要是一不小心戳了别人的软胁,到时惹出了麻烦相信宁帝也不想看到!”

    说来说去,她还是记恨对方抢了她臭豆腐的仇。

    宁国皇帝深深的看了舒儿一眼,随即冰寒点头,“赢帝教训得是,朕今后必会好好教导,虽不知道彩哪里惹了你不悦,朕替他向你道歉,正好朕在酒楼订了位置,赢帝可否赏脸?”

    舒儿的心立马的动摇了起来,好吧,有吃的她比较把持不住,比美男更难让人难以把持……

    眼尖的发现了舒儿的动摇,乐夙微微一笑,上前一步拦在了舒儿的面前,笑道:“宁国陛下还是真是抱歉,我们还有事,所以不便久留!”

    “你是?”宁国皇帝轻问。

    乐夙微微一笑,走到了舒儿的面前,冲着宁国皇帝露出一抹笑容,那抹笑容差点亮花了舒儿的眼。

    乐夙张唇,一字一句笑道:“在下出身平民不足为道,有幸跟在陛下的身边伺候已是福份,宁帝陛下,告辞!”

    说完,就将还在迷糊中的舒儿接走,干净利落的转身只留给宁国皇帝等人两道背影。

    那彩摸着下巴幽幽道:“是赢族女王的男宠?看起来不太像呀!”

    彩的话还没有说完,突然,后颈被一只冰寒的手掐住,头皮一阵发麻之间他回过头,对上了宁国皇帝那与平常没有两样的双眼,宁国皇帝淡淡道:“彩,你去处理焰国的事情!”

    “啊?”彩夸张的反应就能看出他的不甘愿,焰国现在内乱有什么好处理的,反正都能胜利嘛!

    “朕的话不说第二次!”宁国皇帝淡淡扫了他一眼,随后,才转身离开。

    彩伸手戳了戳乌的腰,“喂,你们来的时候陛下去哪里了?好像火气不小?”

    “你问老子,老子问谁?”乌凶神恶煞的回头就是一了低吼,随后,跟着宁国皇帝的脚步而去……

    舒儿被乐夙拉着离开之后立马挣扎了起来,“放开,快点放开!”

    可是乐夙却没有反应。

    舒儿握住他的手腕强行挣扎了出来,乐夙这才停下了脚步,回头,目光清冷看着她。

    明明刚刚还好好的,可是现在却看起来格外的生气,好像,肯定,是十分的生气。

    为什么?

    舒儿一手揉着手腕静静的看着乐夙,随后淡淡道:“干嘛走这么急?还有,刚刚干嘛说这种暧昧的话?”

    乐夙:“那你的意思是我要跟他说我就是乐氏一族的人?”

    舒儿立马反驳:“我又不是这意思。”

    乐夙微微揉了揉眉,“抱歉,我心情有点不好!”

    舒儿这才了然的点头。

    原来如此,难怪举动变得这么奇怪。

    双眼微微一转之后留下一句‘等我,不准离开’之后立马冲入了人群消失了身影……

    乐夙就愣愣的在原地,脸上虽然不悦,可是依旧乖乖的站在原地等着……

    过了不久,舒儿风风火火的跑了回来,把手里的东西塞到了乐夙的手里,“快,吃了心情就好了!”

    乐夙低头看着手中的一串糖葫芦,顿时有些哭笑不得。

    对于吃的东西他向来不怎么热情,又不是每个人心情不好的东西就吃东西可缓解,毕竟每个人的发泄办法不一样,这惷女人……

    “快吃呀!很好吃的,快点……”舒儿才不管这些,双眼期待的看着乐夙。

    对于甜的他不喜欢,欢的也不喜欢,更别说这传说中表面甜死,里面酸死人的糖葫芦,他更是沾都不想沾。

    把手中的糖葫芦放回了舒儿的手里,“不用了!”

    舒儿这下急了,这可是她特地去买的,心情不好的时候万一老是欺负她怎么办?

    不行,这心情必须好起来。

    手里拔下一颗糖葫芦,趁着乐夙不注意的时候塞到了她的嘴里,手指死死的抵着糖葫芦不准他吐出来,“怎么样?”

    口中甜腻的感觉让他下意识不喜,可是唇上软软的食指就仰在他的舌尖,下意识轻舔,甜甜的滋味瞬间就袭上了他的心头。

    或许,滋味并不如想象中的那么糟糕。

    舒儿突然身体一颤,手指上那温热的触感让她的心间好像有什么瞬间划过,抓不住的同时又觉得脸上火辣辣的烧了起来……

    细细的品尝着嘴里的美味,乐夙双眼含笑看着舒儿那红脸的模样,狭长的凤眸里满满全是笑意,淡淡道:“还要!”

    舒儿立马收回手,另一只手拿着整串糖葫芦递了过去,乐夙伸手,握住了她的手腕,轻轻的舔着糖葫芦,慢慢的向下,一点一点接近她的手指……

    舒儿下意识要退,可是他又怎么会允许口中的美食就这么逃掉,步步紧逼,一步一步将舒儿逼到了墙边,乐夙一手撑着墙,将她禁锢在怀里的同时另一只手将她的手扣到了墙上,高举在头顶,顺着手腕一路向下,滑过舒儿的耳际……

    火热的气息让舒儿不停的喘着气,好像不止脸上火辣辣的,连身上都一片火热。

    “乐夙,你干嘛,快点滚开!”舒儿恶狠狠的瞪着他,可是那模样倒没有半分的威慑力。

    乐夙的脸埋在她的颈间,幽幽开口,“舒儿,我看上你了!”

    轻轻的几个字,舒儿却全身一颤。

    有些不敢置信的瞪大了双眼,尴尬的笑了笑,张口,什么也说不出来。

    乐夙慢慢抬头,与她的目光对视着,舒儿只觉得自己的理智都不在了,好像,都被焚烧殆尽了……

    乐夙伸手抬着她的下巴,幽幽道:“表个态,亏我都说出来了,你可不能这么狡猾。”

    舒儿咽了咽口水,她真的太惊讶了,完全不知道要怎么应对呀!

    难道说,又在玩她?

    舒儿这种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绳的模样滑稽又好笑,偏偏又让人无法真正的生气。

    “你……你当初都说了要杀我……骗骗鬼呢?”第一次,舒儿说话结结巴巴的,脸上的火辣感更重的,恨不得有个洞就钻进去了。

    真的太丢人了。

    虽说对方国色无双死妖精一个,可是也不用这么紧张吧?

    似乎是舒儿的慌乱与紧张取悦的乐夙,乐夙冰凉的手指轻轻的抚着她的下巴,“没骗你,想知道当初我会为何想杀你么?”

    舒儿直白的摇头。

    乐夙意味深长的看着她,一字一句,极为清楚的说道:“因为我最终会为你而死!”

    几个字却像一道惊雷劈在了舒儿的心间,久久的,她都不明白这话中意思。

    “为……”干着嗓子费力的想要说着什么,可是她完全不知道从何说起。

    她不明白,完全的不明白……

    乐夙低头,冰凉的唇在她的唇角轻劝一吻,美丽的双眼中浮现着笑着,那笑容虽美也冰寒渗人。

    “不明白?那我说简单一点,我命中注定有一劫,是命劫。代表我命中注定会为一个人而死,如果那人死亡的话我的命劫就可以解,明白?”

    舒儿的脑子有些乱,想到乐夙会死的那一幕,不知道为什么心中微微的抽痛,小心的抬了抬眸,“那……”

    “我的命劫就是你,哪怕我躲在乐氏一族不出山也最终会与你相遇,因为命中注定!”

    看小说,去书趣阁(m.shuquge.cc),享受阅读的乐趣.网站干净无任何广告,阅读环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