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 > 都市小说 > 心心念念 > 第74章 大结局(下)
    看小说,去书趣阁(m.shuquge.cc),享受阅读的乐趣.网站干净无任何广告,阅读环境好.听妻子说留女儿一个人在医院过夜,江平津一夜没睡好,他想了很多种女儿独自一人可能会有的情况,但独独没有想过,女儿会不是独自一人这种情况。{我们不写小说,我们只是网络文字搬运工-

    所以,当江平津一早带着煎包来医院,看到床上睡着的两个人时,整个人处在一种当机的状态。

    当他重启后,发现床上的两个人还是睡得很舒服的状态时,心情有些复杂。

    江平津拿手遮着嘴,干咳两声,岳宁城睡得浅些,很快就接收到了这个讯息,张开眼睛支起身体往声源方向看,然后发现了故意撇开眼不看他们的江平津,一下清醒过来,喊声“伯父”正要完全坐起来,却发现自己的一只手臂还被旁边的人牢牢的抱着。

    他也不好强抽出来,只能轻推身边的人,“霏霏,起床了。”

    江霏霏太久没有好好的睡一觉了,这个觉睡得是久违的安心,自然是睡得甚沉,虽然被岳宁城推了几下,但哼哼了两声没醒。

    岳宁城只觉得江平津看过来的眼神有种危险的信号,忙学着江平津干咳的两声,“咳咳,霏霏,江霏霏!”

    江霏霏感觉到耳边接连有咳嗽的动静,总算醒过来,想要张眼睛,但觉得阳光刺眼,便拿手捂着眼睛,然后哼哼着问:“你怎么老咳嗽,没事吧?”

    岳宁城尽量面无表情的说:“没事,就是你爸爸来了!”

    “哦。”江霏霏听到他说没事就要安心继续睡,但又觉得那下半句听起来才是重点,勉强分出半点理智分析了下――

    然后,一下坐起身,扫描到江平津在的方位,喊了声:“……爸!”

    江平津勉强应一声,“……恩。”

    江霏霏感受到父亲这一声“恩”里面千百种复杂的情xu,冷静的分析下现在的情况,然后果断的手脚并用的爬下床,立在那里装什么事情都没有,“爸,今天怎么这么早就过来了?”

    江平津瞪她一眼,“你妈留你一个人在医院……”没说完的半句是,“我不放心你才过来,你倒是好!”

    江霏霏听得出父亲的画外音,心里一下子不知道怎么面对才好,偷瞄岳宁城一眼,对上岳先生正看着她的眼眸,那眼神一如既往的宁定,江霏霏心里蓦地平和下来,脸上的神情不再紧绷。

    江平津一眼便看女儿神情的变化,只见那是久违的轻松,一夜的担忧消了大半,但还是有些担忧岳宁城和她说了什么,咳嗽一声,“我买了煎包,你穿上鞋子去洗漱下,趁热吃。”

    “哦。”江霏霏低头找了拖鞋穿上,对岳宁城说,“厕所有新的牙刷,我拿给你。”

    岳宁城点点头。

    江霏霏说完话瞄一眼父亲,踩着拖鞋“腾腾腾”冲了厕所。

    江平津看着她跑走并没有说话,直到厕所有哗哗的水声传出来,他才想要问岳宁城昨晚和女儿说了什么,但话到嘴边发现很难说出口。

    岳宁城已然轻声说:“伯父,我和霏霏说了她是因为江诚才有些抑郁的,以后走出来就好了。”

    江平津没想到他会主动这么说,心里一下十分触动,忍着声音的颤抖说了声,“谢谢。”

    岳宁城说:“不用。”

    江平津心中激动难平,不禁感慨,“岳……先生,我们家对不起你啊。”

    岳宁城心里对这件事早先就没有计较,现在更加不会需要这些道歉的话语,当下半真半打趣的说:“那我对不起霏霏,算扯平?”

    江平津失笑,但说不出扯平的话来。

    江霏霏端着脸盆出来的时候看到父亲立在岳宁城的身侧,忙问:“你们在说什么?”

    岳宁城知道江平津心中激荡,立刻先接了她的话,“和伯父在说你。”

    “在说我什么?”

    “你说呢?”

    江霏霏把新的牙刷给岳先生,让他先把牙刷了,再去换了一盆热水帮他把脸给洗了,“随你们说吧,不要说我的不好就成了。”说罢,又看了眼父亲。

    江平津忙笑下。他看着女儿这么自然的为岳宁城做这些事,虽然早知道这俩人的关系,但此刻心中越发算一片了然。

    江霏霏边把吃饭的桌子搭起来边低声和岳宁城说:“我爸刚才和你在说什么?”

    岳宁城没有回答她,倒是看了眼桌上仅仅一个人分量的煎包说:“我让他们帮忙把我的早饭送下来,我们三一起吃。”

    江平津忙说:“我在家里吃过了,霏霏的妈早上做了点泡饭。你们俩吃就好。”

    江霏霏看岳先生直接跳过自己的问题,微微斜他一眼,轻声说:“不用你说我也知道你们在说什么。”

    岳宁城笑而不语,就是让江霏霏给宁甜发了个消息,让宁甜叫护士把早餐送下来,然后才和霏霏一起分享眼前的煎包。

    虽然江平津说了不要,但江霏霏还是塞了个给他,江平津确实吃过了,但没再推辞,也就吃着。

    江霏霏把第一个煎包吃完的时候,主动开口,“爸,岳宁城昨天晚上和我说了一些事情,原来……诚诚是……”

    江霏霏以为自己可以很平静的说出来,但真的开口到那一句话的时候,她只觉得心潮涌动,眼眶泛酸,很多的情xu一股脑涌上来,让她硬缓了口气才能说出来,“……我的儿子。”

    江平津点头,“对。”

    听父亲应的平静,江霏霏却只觉得心里的情xu压不住,她埋着头流眼泪,“爸,我真的是太不懂事了,我对不起你和妈妈。这些年你们太不容易了。我不知道能说什么,但……但真的很,谢谢你们把诚诚留在身边,让他一直在家里长大……”

    江平津心里难受的厉害,眼眶泛湿,但只能忍着说:“过去的事情就过去吧,这些话也不用再说了,也不用跟你妈再说了,你以后好端端的就好了!”

    江霏霏哭的应不出声来,岳宁城说:“伯父说得对,我们以后好就好,所以不要哭了。”

    江霏霏点着头,但还是止不住的流泪,太多的事情了,从昨晚忽然知道到刚才她都觉得自己的心情很冷静,但在父亲面前说这些话的时候,只觉得这些年来过去的事情一幕一幕在脑海里飞速的闪过,一时之间感慨全部涌上来,即便她完全相信,过去的事情可以在大家的努力下成为过去,但眼泪却没有办法说停就停。

    病房里的两个人男人对视一眼,不约而同的没有再劝,就让江霏霏再次哭个够吧。

    到护士把岳宁城的早饭送进来,江霏霏才渐渐止息了哭泣,江平津看女儿情xu已经平稳下来,时间也有些晚了,便起身说:“不早了,我要上班去了,霏霏,你和……宁城快些把早饭吃了吧。”

    说句上班去了,就先离开。病房里,再次只剩下岳宁城和江霏霏。

    两个人无声的开始消灭送来的早饭,江霏霏从昨天哭到今天耗费了大量的体li,胃口甚好,从头吃到尾,到是岳宁城简单吃一些就结束了。

    结束早饭,江霏霏倒了盆冷水出来放在床边,用来浸毛巾敷眼睛。昨晚哭,刚才又哭,江霏霏的眼睛不算小,但这会儿也肿的只剩一条缝了。岳宁城刚开始十分心疼,但看久了居然觉得江霏霏仰着头让毛巾别掉下的样子挺好玩的。

    一整个上午,两个人都是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午饭后各自小睡一会儿,只是两人都没有睡得安稳。之后宁甜下来了一趟,和他们闲聊一会儿就回楼上,病房里又剩他们俩人。

    久未相见,江霏霏有很多缠绵想要和岳先生共度,但是,此刻她最挂在心上的不是那些缠绵。

    时间越发接近傍晚,江霏霏越有些坐立难安。

    岳宁城忽而说:“诚诚要来了吧?”

    江霏霏神思不集中,只听得“诚诚”两个字,就一下立起,向门口张望着,“来了?”

    “没有,”岳宁城握住她的手掌,与她十指相扣,“你很紧张?”

    “你不紧张?”

    “你在紧张什么?”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该怎么和诚诚说,我不知道诚诚知道了,他会怎么样,事情来得太突然了,我都觉得脑子快乱翻了,他一个小孩子,怎么能接受。”江霏霏说完话只觉得心里压抑的厉害,低下头抵着他们握紧的手。

    江霏霏说的每个字都是岳宁城的感受,他可以很理智的感觉到,江霏霏所有的忧虑都可以用时间来解决,但他却不得不承认,这一刻他承受着和江霏霏一样的紧张。

    江诚被廖娟从学校接出后,就觉得廖娟今天有点怪怪的,直到到了医院,就听着廖娟和自己说,“诚诚,你一个人上去吧。”

    江诚仰着头,眨了眼,“哦”了声,就上楼了。

    从一楼到江霏霏病房这一段路上,江诚只觉得自己的小脑子里过了很多种的可能,那些可能让他时而激动,不自主的加快了步子,时而又恐慌的厉害,只害怕自己每走一步都是靠近自己恐惧一分,直到到了病房前,小心翼翼的推开了高高的病房门,蹑着步子走进去,看到了姐姐病房里多出来的那个人。

    “……岳哥哥!”

    江霏霏就觉得心里面才镇定一些,就听见了那一声脆生生的叫唤,忙抬头,就看到江诚书包都不放一下就直直往床边跑过来。

    “岳哥哥,你回来啦……你的腿怎么了?”江诚本来想要扑着抱上去,靠近了却发现病床上的人的腿无故的又短了一截,一时慌了手脚,那欢喜的声调到了最后的尾音只变得颤抖起来。

    “已经没事了。”岳宁城见他慌了神的模样,忍着乍见儿子的欢喜轻声宽慰。

    江诚再小也明白这种事哪能是说说就没事了,但听了岳宁城的宽慰,也只能是懂事的点头。

    看小说,去书趣阁(m.shuquge.cc),享受阅读的乐趣.网站干净无任何广告,阅读环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