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m.shuquge.cc
书趣阁 > 玄幻小说 > 九祖剑帝 > 第二章 一线生机
    看小说,去书趣阁(m.shuquge.cc),享受阅读的乐趣.网站干净无任何广告,阅读环境好.柳阳郡。

    楚府!

    “此次劳烦珠玛先生千里迢迢来我大殷王朝柳阳郡,真是冒昧。只是小儿的病实在是拖不起了!若不是我上奏我大殷国主大人,请他出面帮忙,还真是寻不得先生,毕竟先生平日里也是神龙见首不见尾。”楚坤抱拳道。

    “侯爷不必客气,我也一向深居简出,潜心专研药道,这次既是受了帝国国主所托,而侯爷又出手如此阔绰,十万剑晶!于情于理、于公于私在下也会自当竭尽所能为公子诊治!”坐在客位上的一位白须老者笑眯眯的答道。老者颧骨高突,眼睛深深的陷入了眼眶里面,但眼神倒是精光四溢。

    剑晶。

    亘元大陆通用货币!矿脉出产,因常年累月深埋地底,浓郁的天地真元剑气堆积而形成的固化结晶体。无论哪座大陆,哪一州,矿脉只被帝国或王朝直接掌控!晶石内含精纯真元剑气,可直接吸纳供修炼者使用,相对来说比起吸纳天地间的真元剑气不用那么耗时耗力,更没有气态剑气那么斑驳瑕疵。适合所有修炼者,快速提升修为,疗伤等,因此无论何时何地剑晶的产量与数量都是衡量一个帝国或家族的标准。

    “既然如此,那这次就有劳珠玛先生了!”中面美妇笑着道。

    正是楚轩的母亲,华素云!

    “夫人,客气!”珠玛道。

    亘元大陆因修炼药一道的苛刻条件,造成了药师无论在什么地方以及帝国、王朝都是被奉为座上贵宾,有些大的家族或是门阀是有多么盼望有一名炼药师成为他们家族的长老、客卿!反而求之无果,而都不得如愿。即使很多的修炼强者也愿意放低身段想与药师为伍结交,其中的好处自然是不言而喻!如珠玛人阶四品药师莫说在这柳阳郡府,换做是在那大殷王朝的皇宫朝堂里,国主也会客气尊重的。毕竟的确太稀少了,现如今大殷王朝也不过堪堪一个三品而已,而邻邦赛奥斯帝国却已有四品药师,这种滋味怕也真不是不痛不痒。至于五品,翻遍两国运气好或者能在哪座大山深处洞府内找到…

    这时,楚轩跟惜临走进大厅。

    “父亲大人,娘亲。”

    “轩儿,这位是珠玛先生,为你诊治身体的,从赛奥斯帝国远道而来。”华素云道。

    “珠玛先生,有劳了。”

    “公子不必客气,老朽自当尽力,请公子坐在这玉蒲之上。”

    珠玛屈指一弹,一座青白色的玉蒲从空间戒指里飞出。楚轩坐了上去,珠玛袖袍一挥,十几根细如蚕丝般的银色丝线扎进楚轩的身体,额头、双肩、胸口、小腹……楚轩眉头微皱。珠玛指法一变,只见绿色的气体犹如小蛇般缠绕着顺着丝线进入到楚轩的身体里面,就这一瞬间汗水顺着楚轩的额头流到了脸颊。

    “公子不必惊慌,这是炼药师独有的手段,一旦施诊或炼药之时,用修炼的后天药经将周遭天地的真元剑气转化为只供炼药使用的灵气,精神力越强大,后天药经品阶越高那么可供转化的时间也就越长,区域也就越大!

    传闻太初之时曾有地阶九品药圣炼制顶级圣品丹药之时,曾将极西域十二州天地,部分真元剑气调用转换了半个时辰,此乃何等逆天!哈哈,老朽惭愧,以我这人阶四品的能耐,最多也就方圆五里之内的些许真元剑气为我所用五分钟!公子,抓紧时间,待我诊治。”珠玛肃然道。

    楚轩全身已被浸湿,浑身都在止不住的微颤。突然,闭目中的珠玛眉头一皱,大手一挥,翠绿色的灵气瞬间被止住,银色丝线也被收入袖中,珠玛缓缓的睁开了双眼!

    “九幽噬魂草!”

    “先生,可有收获和方法?”楚坤起身问道。

    “首先先来说说这九幽噬魂草!据我所知,这种毒草只生长在极西域片区万兽山脉沼泽瘴池中,九幽噬魂草属性本就剧毒阴寒无比,加之只生长在那种苦寒瘴气弥漫之地,更是令其毒性成倍增长!”

    “先生,轩儿情况到底如何?!”听了这些,华素云焦急的问道。

    “刚才我为公子诊治之时,运用转化而来的真元灵气窥探了他全身的穴位和经脉以及虚空海,发现情况并不乐观!经络严重受损,虚空海彻底被九幽寒毒侵蚀瓦解,寒毒如今正淤积在心脉位置,照这情况,半年之内,公子性命堪忧!”珠玛道。

    “半年之内必死么?!果然米歇尔会长并没有危言耸听。”楚轩心里苦笑着对自己说道。

    “先生,难道真的就没有什么办法可以救治我家轩儿吗?请你一定要救救我儿,无论付出什么代价我们都愿意!”华素云爱子心切眼眶微红的道。

    “夫人,并不是老朽不愿救治,只是此毒的确无药可救,况且公子现已步入病症末期,已然寒毒攻心,恕老朽真的是无能为力!”珠玛缓缓的闭上了双眼说道。

    “先生,请你在好好想想,还有无方法可试,即使有半点希望我也愿意一试,即使付出我的生命,哪怕耗尽整个柳阳侯府,整个楚家的资源也一定要救我儿。如若不是因为我轩儿怎会落到如今这步,都是我害了他啊!”楚坤叹了口气道。

    “父亲,您别这么说,这事不能怪您,换做任何为人子女都会那么做,您别太自责。”楚轩认真的道。

    “侯爷,老朽冒昧的想问,我很好奇,三少爷年纪轻轻,也就十六七岁,为何会身中如此剧毒?难道你们去过极西域在万兽山脉染上此毒不成?不知侯爷方不方便告知,若不方便就当老朽没有问过吧。”

    “先生说笑了,那极西域距我们南域不下千万之里的路程,别说我们到不了,就如剑皇强者依靠传送阵法没有个三五个月怕也是到不了的吧。”

    楚坤叹了口气道:

    “此时说来话长,也都是我的错!我们大殷王朝其下五郡,除我柳阳郡,其他四郡还有启东郡、湖仙郡、玄都郡和合海郡,五郡之中表面上客客气气、关系要好,可实则背地里暗流涌动、杀机四伏,我楚坤并没有争强好胜之心,只想守得这一方黎民安居乐业,可是你自己这样想,可未必别人会这么想。”

    楚坤双手负背,背对众人继续说道:

    “每十年,五郡会有一场盛大的天陆盛宴,借此机会各郡之间为大殷王朝的面临的各方面的问题出谋划策,国主也会亲临,共商大计。只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逐渐演变成了比试角斗的场地,成为了五郡之间相互制衡、相互试探的公开擂台。那玄都郡本就地大物博,五郡之中无论领土还是资源都是玄都郡为首,但人心可畏,狼子野心,人的贪欲永远是喂不饱的饿狼,玄都郡联合启东郡与合海郡打压我柳阳、湖仙二郡,一心想让大殷五郡变三郡,孰不知他们也只是那玄都郡手上的一枚棋子罢了。”

    “上一次天陆宴我与那玄都郡郡候风誉杨战于擂台之上,我本无争强好胜之心,奈何国主在场,此战必然全力以赴,因为我身后所站的是整个柳阳郡,各个王朝中的利害关系想必先生也知晓。最后我赢他半招,险胜一筹。他也甘愿认输,但我也就此收手,并未过份下手。其实所谓的擂台赛点到为止的概念,只要不伤性命都是在其范围之内。可那卑鄙小人竟然趁我转身下台之后暗箭伤人,轩儿那时在我身边,为了挡下了那一针,那时他才十岁啊,我杀心一起,提剑纵身奔向擂台本想取这阴险小人狗命,但被国主制止,奈何当时也找不到有力证据,唯一看见的轩儿也昏迷不醒,我担心轩儿的伤势就先行回府,足足昏迷了五天五夜才有些意识。到之后,轩儿屡次发病,请了多人诊治才知晓那枚银针之上沾满了如此恶毒的九幽噬魂草之毒,否则现在承受这种生不如死的痛苦的人就是我而不是我儿了!我发誓,三年之后这次的天陆宴我一定会让玄都郡,让那风誉杨付出代价!”楚坤声音颤抖双拳紧握的道。

    “要么就此死去,如果还有机会,我想亲自讨回这些年他们在我身上种下的痛苦,十倍百倍的偿还!”楚轩面无表情的道。

    “原来如此,这其中还有这些原委,老朽明白了。刚才听侯爷说话的时候我仔细想了下,此毒也并不是没有可解之法,只是难如登天,其实我并不打算说,侯爷可愿听?”

    楚轩和华素云眼前一亮。

    “愿闻其详!”

    楚坤激动的道。

    “方法有两种,第一除非寻得一位黄阶三品以上药王请他出手炼制一枚纯阳火灵丹,公子服下之后方可中和体内极寒之气并驱毒。只是这寻觅这三品药王的难度侯爷可想而知。纵观整个大殷王朝和我朝恐怕也找不出一位!这第二妖兽吞炎灵雀的血乃是至阳至热之物,公子若能饮其血,也可解体内这九幽噬魂草之毒。”

    “纯阳火灵丹?”

    “吞炎灵雀!”

    ……

    ……

    看小说,去书趣阁(m.shuquge.cc),享受阅读的乐趣.网站干净无任何广告,阅读环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