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 > 修真小说 > 平妖策 > 章三十二 夜半私语时,一雷惊蛰始.
    看小说,去书趣阁(m.shuquge.cc),享受阅读的乐趣.网站干净无任何广告,阅读环境好.

    月夜,泉山万籁俱寂。

    林平跪坐于地,身前木榻上摆着《符篆大全》,林平认真翻看着,偶而拿出狼毫笔在符纸上勾勒几下。

    “咚!咚!”传来两声敲门声。

    林平挥袖关上书本,收到囊中,抬头开口道。“门外可是包师弟?”

    “正是师弟。”

    “进来吧。”说着挥袖去了布在门口的阵法。

    “大哥这么晚还没睡?”包恕进了房间,顺手掩上房门,在林平对面坐下。

    林平随手将门口的阵法打开,这才开口道。

    “白日看你心绪不宁,想来是有话跟我说,因而特地等你。”林平将榻上杂物收起,又布下一套茶具,煮好了一幅茶,这才慢条斯理地说道。

    “正所谓夜半无人私语时,师弟可以直言了。”

    包恕捧起一盏热茶,抿了一口,这才开口说道。“今日回山门之时,在路上还听闻了一件事。”

    林平抿了一口茶,也不开口催促,只等他继续说下去。

    “费祎已被炼器阁秦长老收录门下,听说甚为看重,连他的两柄短刀灵器都被秦长老拿去祭炼了一番,威力远胜从前。”

    “唔。”林平微微点头,并不吃惊,反而问道。“这秦长老威名颇大,听说宁中泽也拜在了他的门下?”

    包恕点点头,细细为林平解释起来。

    “非止此二人,这秦长老还有一位高足,筑基后期修为,姓高名轩,本是嫡传有望,孰料被世家捉住痛脚,打压到后山面壁,听说是二十年不得出山。”

    林平听到这里,这才露出些惊讶之色。二十载光阴蹉跎,纵然能保心气不失,但嫡传弟子的名额怕是再难争到了。

    “那按你说来,这秦长老怕是恨死了那群世家子了。”林平好笑道。

    “不错,费祎炼化凶煞气,杀心本就重,因而秦长老命他一年不得杀人,将他好生磨砺一番,这才将他收录门下。如今这把好刀已然磨好,自然是为了大比的时候削世家的脸面。”

    林平皱了皱眉,心中感慨道。“看来这次大比,若是上了高台,不仅要分胜负,更要决生死了。”

    包恕说道这里,终于直言道。“大哥,此次大比不同以往切磋争胜。这次师徒一脉是想借大比重夺声势,世家一脉定会全力狙击,更不要说三大高门暗中相助了。到时上得高台,怕是身不由己。”

    林平展颜一笑,好笑道。“师弟是在担心师兄做了他人的踏脚石,成了枉死鬼?”

    包恕沉默不言,片刻之后,却是问道。“师兄参与大比,是为了门中赏赐么?”

    林平摇摇头。“门中赏赐虽然丰厚,但师兄尚有些身家,岂会为了些许外物犯险。”

    “那师兄是为了扬名立万?”包恕似乎早有预料。

    “醉心符篆,岂会被些许薄名所缚。”

    包恕闻言点了点头,然后正容拱手道。“那师兄是想火中取栗?准备借此大比之机,一跃而登龙门?”

    林平闻言一愣,而后歪头想了一想,点点头又摇摇头,赞叹道。“这倒是个好计策,只可惜为利而争,不能说是守身持正。”

    “师兄志存高远,自然不屑为此事,但外门弟子数千,为了得门中前辈青眼,自然有人肯搏命。”包恕说道此处,更是口若悬河,想来是思绪已久,早有腹稿。

    “外门弟子数千,有多少郁郁不得志之辈。而如今门中师徒世家争斗,正是彼辈求之不得的良机,只消堵上前程,买定离手,说不得能搏来锦绣前程。火中取栗之事尚有人为,何况此等投机得利之事。”

    “师兄,形势如此,既然师兄无意在门中久待,又何必入此旋涡。弟今夜来,就是来请大哥莫入旋涡。”

    林平拿起杯盏的手又放下,手指在木榻上敲了又敲,“哒!哒!”声在房间里回荡。

    他闭眼听了听,这才笑着说道。“师弟你今日所言,倒是让我想起了你大兄。若是包仁今日在此,恐怕也不敢说有你这份思量,三言两语,就将门中潜流暗用勾勒得如此浅显明白。今日前我还将你看做少年郎,没料到你已有你大兄的智谋见识了。”

    “没有大哥你的教导,也不会有师弟今日的见识。”包恕闻言神色反而愈加严肃,挺直脊背,正襟危坐,心中已是明白劝不住林平了。

    “那好,师弟,听好了,大哥今日再教你一次。”

    林平露出笑来,姿态随意,又挥了挥手,示意包恕莫要如此正襟危坐。

    “师兄我本是城皂隶,孰料家中庭院竟出了一株妖木。。。那黄瑜本就凶悍,当时形势危急,师兄我勉力支撑,本以为有死无生,孰料竟然地动,将我卷入大江之中。。。那夜大雨滂沱,师兄我不敢动用灵力,只能披风戴雨,跋涉于泥泞之中,趁夜逃亡。”

    林平将过完生平一一讲来,只略过恩师身份及月灵儿的经过。待他说到独战黄瑜,东行寻师之时。包恕已然明白过来,拱手致歉道。“是我觑大哥了。”

    林平收声发笑。“那你细细说来,你哪里觑我了。”

    “此番大比,说破天去,也不过外门弟子比试手段。大哥当年尚未修行,便敢力战妖木。初识道法,便能护佑百里山河。如此心胸气概,愚弟自愧弗如。”说完拱手而拜。

    “偏你礼数周全,不晓得我这人最是恣意洒脱么,还不快点起身。”

    包恕闻言,这才起身,认真说道。“师弟我今夜所得颇多,不施礼不能表心中谢意。”

    “果然诗书传家,这‘仁恕’之道倒未曾见识,不过你这‘礼’倒是周全。”林平打趣道。

    林平包恕月半煮茶之时,灵隐派中,不知多少野心家,投机者同样夜不能寐,皆在思虑如何下注。

    师徒一脉诛杀郭,方二族,犹如一声惊雷落下,灵隐派的上空顿时阴云密布,滂沱大雨已在酝酿之中。就是不知到底是水漫金山,还是雨过天晴。

    看小说,去书趣阁(m.shuquge.cc),享受阅读的乐趣.网站干净无任何广告,阅读环境好.